著名画家王寅之

心为丹青舞  情向“大风”吟

—记大风堂再传弟子、我国当代著名画家王寅之先生

伍先飞

 

【人物档案】王寅之,本名王健强,大风堂再传弟子,中国著名画家,以画动物蜚声画坛。

现为:中国水墨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敦煌创作中心创作委员,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盟员。

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并获奖。多幅作品被中国驻外使馆、孙中山纪念馆、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博览会、中央驻港联络办、大风堂等数十家单位收藏;作品被收录编入中国美术编年史。

出版发行有高等美术院校教学范本《王寅之花鸟画作品选》多卷及《当代画史》、《现代艺术名家系列丛书·王寅之虎卷》、《现代艺术名家系列丛书·王寅之·马卷》、《当代画史花鸟卷·王寅之》、《中国美术家大系·王寅之卷》等数十部作品集;

全国数十家新闻媒体和书画专业杂志等对他的艺术成就进行了报道。被誉为当今最具投资价值的艺术家之一。

2019年,担任国茶大红袍艺术代言人!


46296fe0de83d826c4c84f5c75381eb_看图王.jpg

 

可以肯定地说,在江苏乃至中国画坛上,王寅之先生都是一位极具个性和典型色彩的著名画家。

他执着、虔诚于书画艺术,知行合一、理论和实践并重,用整整半个世纪的时间,完成了从一名“书画爱好者”到一位“书画大家”的嬗变!

多年前便听说王寅之的名字,留意他不仅因为他广受好评和备受关注的虎、马画作,而是在于行走在思想浪花中的他,有着一种特立独行的精神。

他是在用自己的人生感受着书画艺术,又在用书画艺术书写着人生。

曾经有位艺术评论家说:“每次看见他的作品,都触动心灵,都有一种全新的感受。”而我,每当站在他的书画作品前,用心灵与其作品进行对视的时候,所能感觉到的,除了听见一种惊心动魄的声音外,就是看到了一个艺术灵魂的腾升与飞翔!

能成为当今一位著名画家,是王寅之的宿命!

有着“十朝都会”美誉的南京,历史底蕴深厚,自古以来便是人才辈出。

王寅之,本名王健强,19581月出生在南京。受这里山水滋养,他从小就喜欢到处信手涂鸦,虽然那只是带着稚气的描摹,却显露出了艺术的灵气。读小学时,他对图画写字格外用心,每次画画写字,都会得到老师的表扬。得到了老师的肯定后,王健强对画画写字的兴趣愈发浓烈起来,无论是寒暑假,他都会潜心在家那间小房子里画画写字,视身边的一切如无物,那种痴迷就连父母也为之惊讶不已。

1970年,随着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市里吃闲饭”,许多城市组织干部下放农村,于是,他随家来到了苏北沭阳县李恒公社落户。

在王健强的记忆里,当年自己跟随父母远走他乡的日子,如今回想起来多少有些模糊,但他在读小学五年级时候的一次机遇,却让他铭刻于心。

王健强清楚记得,那是初夏时节的一个礼拜天下午,自己正在家里专心画画,已经转为知青的大哥带了几个知青来家里玩,其中有一个小伙子对着墙壁上挂着的山水、花鸟、人物画驻足观看后,问:“这是你画的?”

王健强点点头。因为喜欢画画,他经常将自己画完的画挂起来,然后慢慢去看,从中找出不足。

“你干嘛什么都画呢?想不想系统地学习画画?”那位知青又问。

听说有人可以教自己学画,王健强十分高兴,并于礼拜天跟着那位知青来到汤涧公社,见到了那位老师。

知青所说的老师,其实就是他的父亲。老师是一位慈祥温和的老人,名叫刘邦先,是大风堂著名画虎大师张善子的弟子,因为某些原因,文革期间下放到这里进行劳动改造。

虽然传统艺术在当时悉数都是被打倒的对象,然而,刘邦先见王健强聪慧伶俐,真诚好学,且有一定的绘画基础,非常高兴,这让原本身心俱受折磨的自己深深打动,并当场决定收他为徒。

因为绘画艺术,在这一特殊历史背景下,极具灵气的王健强与博学多才的刘邦先之间演绎了一段特殊的师生情缘。从那以后,只要有时间,王健强就经常到老师身边,听他讲素描、色彩、速写,听他讲中国画的线条、空间、意境、造型、块面、虚实、纹饰、色墨、肌理……完成了绘画艺术的最初启蒙。

从那以后,这些专业的理论知识与艺术元素,一点一滴汇入王健强的知识“仓库”。 倾听着老师的讲述,他的目光从迷惑转而变得清晰,他对艺术的认知和感觉,也从最初的陌生变为熟悉,继而让他痴迷……

为了将素描、写生稿画得流畅生动,他一点一滴、一丝不苟、不厌其烦的画。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醉心于书画艺术的世界里,仿佛超然于世外,忘却了寒来暑往,忽略了冬去春来。

长期不断的临习,让王健强极高的艺术天赋得到了自由释放。在恩师的耳提面授下,他的绘画技巧有了质的飞跃,终于打开了一扇通往艺术天地的大门。


470f64c516d97da8b7af21e4c71c4f2_看图王(1).jpg


ca2f609598fee3e7251597445a8ec38_看图王.jpg


c52f14a3f5ffa69e15c02e421fce268_看图王.jpg


0c86dfa77f43601192b189ea94b7fbc_看图王.jpg


4b430894bac2fe96f46cff34c5af213_看图王.jpg


cd8c7dd05909cdfafdd6eca1f15bdf3_看图王.jpg


32b1e5f5ecb2d9f2e491d55c18f637e_看图王.jpg


王健强之所以能在当今绘画艺术上取得如此重大成就,与他的这段人生经历有着莫大的关系!

自从跟着老师学画之后,他的心全部沉浸在画画之中不能自拔,尤其是那年暑假在老师家里看见晒在阳光下得那些藏画,他的心就从未抑制住激动。

那些画中,有老师祖父画的栩栩如生《知了图》,有张善子画的《三虎图》、《立马》以及其它一些山水画、人物画等。这时候,王健强已经知道,老师的祖父曾经是清代考取过功名的有名花鸟画家,他画的《知了图》,知了迎面飞来,仿佛随时可以飞出画面;师爷张善子和他的弟弟张大千都是当今画坛巨匠,是“大风堂”的创办人,不仅在绘画上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而且对诗歌、书法等方面无不精通。

在这些画中,对他影响最深的,是师爷张善子画的12幅精妙沉雄、尤著神韵的老虎。上世纪二十年代,随着世局变迁,张善子先生以虎为题,画了十二幅俯、仰、卧、睡、走、啸、怒、媚等各异形态的虎,汇成册页,名曰:《十二金钗图》。师爷别具一格的将老虎人格化,并在每幅图上别出心裁的摘有《西厢记》中的艳词,如“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哈,怎不回过脸来”、“蹑着脚步而行”、“镇日价情思睡昏昏”、“行近前来百媚生,兀的不引了人魂灵”、“长吁了三两声,剔团团明月如圆镜”、“何须媚眼传情,你不言我已省”、“休提眼角留情处,只这脚踪儿将心事传”、“咋凝眸,只见你鞋底尖而瘦”、“蓦然见五八年风流孽冤”、“可喜庞儿浅淡妆穿一套缟素衣裳”等,以虎寓美人,绘声绘色,讥时讽世,尽情刻画,深深地隐藏着师爷愤世嫉俗的精神。

这是二十年代张善子先生敢于冲破花苑戒规面向现实的一步革新创作,艺术性和现实性结合得非常好。《十二金钗图》印行问世后,画坛震动,各界共鸣,一版再版,一时洛阳纸贵。

老师告诉他,师爷还有着深厚的民族情怀。当年日本侵略中国后,师爷画了很多画,分赠给前方将士和友人,鼓励他们保卫国家,其中有幅猛狮图,图中一只雄狮怒吼着,将象征着日本的富士山踩在脚下。师爷还创作了一幅《飞虎图》,并将复制品赠予美方。后来,美国“飞虎队”的队徽正是参照这《飞虎图》设计的。

王健强被师爷的艺术力量和人格力量深深打动着。他觉得,自己与画虎已经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师爷的艺术风格和魅力,也无声地感染着和影响着王寅之,成为了他艺术上的原动力和情感爆发点!

上世纪七十年代,苏北农村学习资料很少,要想画虎,只有去老师家才能对照师爷的虎画进行临摹,除此别无蓝本。见王健强如此钟情画虎,礼拜一上学时,他的同学说,见到吴集镇上一家有幅老虎画。同学的话像魔棒一样深深折磨着他,害得他一个礼拜都没心思听课。挨到礼拜六那天,他对母亲说,明天去镇上去看老虎画,如果行的话,就把那张画借回来临摹。

母亲知道儿子痴迷画画,对儿子的爱好极力支持。听儿子这样一说,母亲拿出十块钱,一边缝在他的上衣口袋里,一边说:“你把人家的画借走,你得画幅画把那空白处填起来。万一别人不肯借,你就用这十块钱加上画和别人换。”

听母亲这样一说,王健强画了一张《松鹤图》,图中几只仙鹤立在松树上,翘首远望,姿态优美,色彩不艳不娇,高雅大方。

礼拜天下午,他拿着《松鹤图》、骑着自行车载着同学就迫不及待地朝吴集镇奔去。在同学的带领下,王健强到了那户人家后说明来意,主人非常客气,取下那幅画说:“这幅画就送给你吧!”

见此情景,王健强急忙说:“我是想借用一下,待我临摹下来后再还给你。”

主人被王健强的好学精神和为人深深打动,坚持着将画送给了王健强。王健强接过画后,如获至宝,回来时特意转道老师家,第一时间将这幅画拿给老师看。

这是一幅工兼写的跳涧虎,老师看后说:“这幅画讲究笔墨的渲染,构图饱满,生动有趣,整体布局不错,但中间还存在有好多问题,比如老虎的解剖结构,峡谷、瀑布、树木的处理等都不够完美,我画一张你看看。”

第二个星期天,王健强去了老师家里后,看见老师画好的老虎,构图饱满,法度严谨,画面清晰明朗,侧重笔墨神韵,色调淡雅,皴擦点染,栩栩如生,虎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浑然天成。

见到这幅画后,王健强如着了魔一样,站在那里陶醉着,兴奋与激动都如潮水一般在心间汹涌翻腾。从那以后,这幅画就储存在他的脑子里,至今仍然清晰。

天赋、热爱、痴迷,成为了王健强走向艺术道路的最初动力。因为热爱与痴迷,在初中阶段,每次上课之前,他都先将所学的内容研习一遍,当老师在讲课的时候,他就在下面画。有一次,语文课老师上课时看他在下面画小人书,很生气地问:“你怎么不听课?在画什么?”

见老师很生气,王健强说:“没关系,我已经把这篇课文学透彻了。”老师不信,随口问了他几个问题,他对答如流,把老师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从那以后,老师见他在课堂上画画,就当没看见一样。

一个星期不到,王健强就把《马陵之战》这本小人书画完,还将每一页的文字照着小人书写出来,就像印刷品一样,整个班级都在相互传看,甚至连老师也在传看。

看见老师也在看,王健强对老师说:“你给我一张照片,我给你画一幅画。”没想到,老师真的拿来一张自己的照片,王健强用素描的方式给老师画照片,并将老师的中山装改成西装,惟妙惟肖,深得老师喜爱。

读高中阶段,对于画画,王健强显得更加痴迷,暑假的时候,就住在老师家里。当时,跟老师学画的有三个人,除自己外,还有当地公社书记的儿子以及老师的儿子。学习素描的地方狭小,没有地方睡,王健强就和师兄挤在一张凉床上;没有宣纸作画,在老师的指导下,他将铅画纸用水刷湿,快干的时候在上面画,用以替代宣纸……在三个学生中,王健强是最用功的一个。老师见他如此痴迷画虎,就对他说:“看你画虎已如醉如痴,我就送你一个艺名。你师爷号‘虎痴’,寅虎本是一体,之痴音谐,你就叫‘寅之’吧。”

王健强知道,老师赐自己这名号,这既是对自己的希望,又是对自己的鞭策!

从此,人们都知道中国画坛上有位画虎大家“王寅之”,却很少知道“王健强”,更不知道他就是“王健强”!

1976年高中毕业后,王寅之以扎实的美术功底和较强的绘画才能进入宿迁毛巾厂做设计工作。

毛巾厂汇集着多位优秀绘画人才。在毛巾厂几年,无论是学养上,还是绘画技法上,王寅之都较之前有了很大提高。正当他在毛巾厂潜心作画的时候,1979年,父亲落实政策后,全家回到了南京,王寅之被安排到一家企业,负责宣传工作。

他一边工作一边画画。为了提高自己的绘画水平,他常常去拜访南京其他的老师,山水画、花鸟画都得到了金陵几位著名老画家的指点……

金陵的艺术土壤不但让王寅之开阔了眼界,还让他探寻到了许多未知的艺术世界,增强了他的艺术领悟能力。在这里,他除了努力学习美术之外,还学哲学以及文学来增强自己对阅历、修养、功力的积累。他常常极力寻找着中国绘画艺术的古典民族韵味和现代艺术气息,寻找着东西方文化元素相融合的现代水墨之道,总是企图在传统中找出一条适合自己而又独属于自己的学习之路。

他对绘画艺术的情感表达,既透析出对传统的理解,又在追求气韵生动与格调高远的同时,更注重笔法的灵动和章法的布局。

他开始沉浸在反省与净化过程之中,将自己的情感、世界观、审美观全部放进了大自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从哲学层面上去体悟对艺术的思考、对生命的思考……

王寅之说,要想画好虎,必须做到胸中有虎。为此,每个礼拜天,他都去玄武湖动物园写生。为了详细掌握老虎的生活习性,他还特意买了架海鸥牌120相机去拍照。1986年初夏时节的一天,为了看到走动的虎、饥饿的虎、烦躁的虎的种种神态,他特意挨近中午才越过栏杆,走近圈养老虎的笼子。这时,他发现老虎在笼子里转来转去,焦虑不安,东张西望,当老虎将尾巴对着自己,身子与尾巴、头成一条直线时,他拿起相机准备拍一张回头虎的照片。当他将相机镜头慢慢伸进栏杆内时,不小心相机碰到了栏杆,发出了声响。这时,老虎猛然一回头,大吼一声,愤然跃起,一爪子搭上栏杆,一爪子朝他拍过来。万分危急时刻,王寅之躲闪开来,殊不知,他的前胸还是被老虎的小爪子划破,流出鲜血。在医生处理下,伤口渐渐愈合。而这时,广州慈善总会却邀请他去创作一幅大画,为了对慈善事业多作贡献,他放下了还没有打完的针剂,前去广州,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疤痕越长越大,待再去医院治疗时,前期的治疗都已经无效了,于是,留下了一条长约五厘米的肉疙瘩印记。

还有一次大风堂弟子去东莞动物园创作、采风、写生,也发生过危险一幕。这里饲养着很多虎仔,大老虎和小虎仔分开圈养,当时,他的大师兄姚少华抱着虎仔,样子很悠哉很温顺,像抱着小猫一样。看此情景,王寅之也去抱。可他不会抱,小虎崽在他怀里显得很不自在,激怒了笼中的母虎。这时,母虎在笼子里朝他怒吼,他放下虎仔后,拿出手机去拍照,母虎又一爪子拍过来,只是被笼子铁柱挡住,恰如当年的情形……

王寅之感叹道,选择了画虎,就是选择了艰难与困苦。

因为他在绘画界日渐升腾的名气,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韩国、台湾等代表团到南京时,有关单位常请他去给客人们现场画画。他不但画老虎,还画马,画鹰。那个年代,政府代表团到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去进行经济交流合作,就将他的作品《猛虎图》《老鹰》《罗汉伏虎图》等作品作为礼品赠送给外方机构。

倾心于画虎艺术,王寅之除了一直在不知疲倦中寻找着艺术的真谛,将自己的所学、所思、所悟完整融合到绘画艺术创作之中,并以自己熟练的笔墨驾驭着艺术创作,使艺术之情、之性得到淋漓尽致的表达之外,对画外功夫的修炼也是非常刻苦的。

或许是天生的秉赋,王寅之从小在画画的同时,随性而发又喜欢上了文学、哲学,尤其是是书法。

因为他的字写得好,读初一时,他就开始在学校负责出黑板报,为了将黑板报上面的字写得漂亮一点,于是对书法也专心起来。

那时候,乡村很难见到字帖。为买字帖,有一次他骑车赶到八十里外的县城,买到了一本《柳公权楷书》后,兴奋得直往老师家赶,连中饭都忘记吃了。

回家后,他天天在费报纸上练字。一次,他在老师家又无意间看到师爷张善子写给老师的信,就把信借回家当字帖练。

进入中学时,班上的学习园地全由他一人负责,后来,他临摹了颜真卿、欧阳询、王羲之等多种书帖,除了学校黑板报外,生产队、大队里搞宣传、画刊图等,也请他去完成。如今,你若去他当年生活学习过的地方,还依稀看见学校围墙上有“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仿宋体字样,那就是他当年的杰作。

从无意间的书写,到刻意地练习,王寅之对书法有了一种由表及里的认识。这种认识开启了他一生对书法艺术无悔的追求。

数十年临池不辍,王寅之于笔法、墨法、字法、章法以及神采、气韵、风格等方面,都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从传统的潜修广纳,透辟且分析性的继承,几番辗转几番周折,令王寅之从眼光到思维都有了一次巨大的飞跃!在继承的基础上,他开始寻觅自己的艺术表达语境、个人阐述的艺术语言。

他的书法作品,是传统功底与内心感悟完美缠绵的结果,线条老辣,书写规格,疏密有度,大小适度,没有刻意变形的做作,柔弱中揉进刚毅,典雅中融进苍茫,既前呼后应又独立成章,于落笔间融合了许多变化组合的形式于一身。

丰富的知识和学养,广博的阅历和经验,让王寅之的思维超脱了一般书家的逻辑思维范畴,他以浓厚的文人气息,朴茂的古拙之美,让自己的书法作品蕴含着哲理和人文情怀,呈现出自己独特的艺术气象。

    王寅之绘画艺术上最大的特点就是以书入画。这是优秀国画家必须具备的能力。

纵观王寅之的艺术作品,多以工笔动物画为主,亦擅长小写意的动物画、兼写意花鸟和人物。多年来,对生活和艺术满怀深情的他,在创作中总是渴望用画笔和色彩来充实自己的灵魂,让心灵与自然进行深入对话,不断的用作品去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感觉。

画者作者心。一种以生活为师的艺术观,令王寅之极为珍惜自己的生活感受,在多年潜心求艺的过程,在这种情感存在环境中,用面笔描绘着自己的心声。

他的画,笔墨皆潇酒自如,富有生气;他的画,总是呈现出一种动中和谐的韵律感,似乎于沉静中潜隐着飞动的意境。而其中尤值得一提的是,他还痴迷于绘面理论与技巧的研究与探究,潜藏于作品当中的那种根植于传统而又有所创新的表现手法,就更使得他的作品,在细腻中传递出了种清雅高洁、恬谈超然的情趣,显示出了他对艺术时代美感的追求,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风格,其实是一个艺术家的学养、才情、审美趣味等的综合表现。多年来,对严肃典雅画风的坚持,使得被别人称为“虎痴”的王寅之,在将动物作为自己笔墨抒怀创作主题的过程中,善于运用艺术上的意识流,突破了程式化的俗套,赋予了动物以人文精神。

受瑰丽流畅、奔放浪漫的秦淮文化与汉文化浸熏,受浪漫主义精神的影响,王寅之的虎画艺术创作,笔墨直抵精神。在他的眼里,动物与人类乃是契友,应该和谐共生。所以,这种将人性美和自然美融在一起的艺术感知,令他的笔端总是饱含深情。他笔下的虎,既有虎威,又有虎情,更有虎趣。

翻开《当代画史·王寅之》,一幅幅形态各异、形象逼真的虎画作品在背景设置、布局一丝不苟中令人有种身临其境之感:那《一声长啸四山中》的下山猛虎,威武雄强;那《合家欢》中的卧虎,于沉默的威严中,透看一份人性的幽思和惆怅;那《高瞻远瞩》中的猛虎,于诗意的静穆中,透出了一种非凡的风范与气度……作为一位优秀的画家,有着独特绘画语言和深厚的学养的王寅之,其尽精刻微的笔法如同丝绣发编,使得他的画面细面不腻,工而不匠,而其驾驭整体画面的极强能力,又让他画出了工笔画难有的气势。他以破锋笔细丝画虎,那柔韧蓬松的毛绒和美丽的斑纹,在恰当的留自间,有一种自然天成的精妙。而突破传统画虎套式,不断进行新美学思考的过程,又让王寅之从环境生态美学角度,从中华文化的积淀中,从对虎的深人观察中,开拓了新题材,提炼了新主题,创造了新技法,也使得他的艺术作品,在磅礴里显示出一种特有的厚味、高趣、雅情。

王寅之善于捕捉微妙的动态神情,来展现老虎的性灵与情趣;他善于用扎实的造型和技法语言,来传递老虎的精神与气质。他笔下的虎,从老师和师爷那里脱胎而出,后融入诸多名家艺术元素,并汲取了日本明治后期动物画的渲染技法,又注入了自己对时代的情感,所以显得神韵天成,骨肉丰满,笔墨灵动,情趣盎然,笔墨到处是思想,笔墨无处是灵魂,并在画面环境的烘托下,贯穿着阳刚、正气的思想,显示出了不尽的艺术感染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寅之的虎画,布局、虎态、笔力、题识书法甚至下款署名、注脚等,均别出心裁,极显个性。

作为新时代的著名画虎名家,王寅之与其他画家的不同地方在于,当年受师爷的艺品和人品影响,他总是借虎言志、以虎抒怀,从而使他绘画艺术既有大风堂的遗风,又有自己的个性,独树一帜!

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他画了一幅祈祷和平的《爱子图》,图中三只老虎从容安详的静卧在一起,享受着天伦之乐,喻示着他那和平安宁的强烈愿望。

2012416日,石原慎太郎在美国提出“购岛论”造成了钓鱼岛冲突激化。王寅之知道,一个民族只有自身强大,才不会受人欺负。于是,他也像师爷一样,挥毫泼墨,画了一只立在高岗上的猛虎,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表现了他爱国主义情怀。

 

一个画家的真正内涵,不仅表现在他的学养与修为,还表现在他的心境与精神。

从艺几十年来,王寅之一直在用学养冶炼修为,用修为净化心境,用心境滋养精神。而这一切,除了自身的努力外,还与他的夫人有关。

夫人兰心蕙质,贤淑懿德,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全身心支持他的艺术创作。所以,王寅之是在用心灵感受着艺术,然后再用艺术去呈现心灵。

他的艺术成就,不仅体现在人生艺术上,还体现在艺术人生上。

他的艺术作品始终贯穿着同一主题——赞美幸福,赞美生活,赞美人生!

只有人民艺术家,才具有这崇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为弘扬中华传统艺术,推动中国茶文化和中国画艺术的发展,在品尝到国茶的同时,又能鉴赏到中国画,中国“国茶”每年聘请一位有中国艺术特色的书画家作为艺术代言人。2019年,王寅之欣然接受了邀请,担任“国茶大红袍2019年”艺术代言人!

大红袍是中国特种名茶,是国际高端会议的特供茶,频频亮相于国际舞台,曾多次服务于国际高端会议,接待国际贵宾,被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指定为特供茶,有“国茶”之称。届时,王寅之的绘画作品介绍,将随着“大红袍”一起走向世界……

恩师的授教、潜心的研修、家庭的幸福、艺术的崇高……正是这些,让王寅之的思想、审美、艺术、情操逐渐变得纯洁起来,文化与思想,艺术和使命,必定会将他塑造成为一代画虎名家!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site may be reproduced without our written permisssion

备案号:皖ICP备17012245号

技术支持:中国书画新闻网技术部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