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仁斌/画家


微信图片_20200411104141.jpg


张仁斌,1964年生:

安徽省肥东县人,1986年毕业于巢湖师专美术专业,现为安徽省美协会员,农工党安徽书画院副院长,合肥市总工会五月风书画院副秘书长,1981年,来合肥市总工会文化宫学习,拜安徽著名油画家王景琨为师,跟随他学习素描、色彩、设计等基础知识。张仁斌长期从事动物、花鸟绘画,尤擅长孔雀、牡丹、牧牛等题材的创作,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的展览。



         张仁斌从艺已40年了,这段时间耗用了他最美好的年华,无论从事美术设计工作还是教书育人,他手中的画笔从未停下,临摹稿、写生稿、创作稿以千计。

         张仁斌秉性耿直,为人宽厚,诚恳朴实,自幼酷爱书画,擅书法、花鸟、走兽画,而大羽毛尤工。作品气势磅礴、奔逸苍郁,笔墨适兴随意,酣畅淋漓,触处无穷。其花鸟画风浑厚中透出清新,拙作中透出俊逸,严谨中见豪放,精雅中见个性。笔下的走兽类,能工能写,活脱欲现,草虫俱及自然,流畅洒脱,羽毛类,又能化繁为简,简尽其秒。可谓笔墨生动,得心应手,形神具佳,妙趣横生。主要学习吸收近代前辈大师吴昌硕、任伯年和现代画家王雪涛等作品的花鸟画的笔法,从中观摩学习。

         张仁斌书法功力颇深厚,早年书宗汉魏,宽博大度、朴厚纯真,古趣恣肆;在巢湖师专上学时,拜书法名家傅爱国为师,行书、隶书和魏体得到进一步提高。中年承晋元,率真野逸、淳朴骏拔、极具风骨;近年研二王,学习庭坚及觉思,线条放纵,刚劲飘逸、沈雄流畅,自然而不失法度。其书法与绘画相互滋养,形成了苍厚爽劲的艺术风格。书画交融是张仁斌对文人画磊落一路的绝好继承而不是沿袭。

         张仁斌书画落墨大胆,笔发豪爽,一鸟一兽各具其态,一点一划,多得天趣,造型简括,落落大方,纵情放意,浑然天成,泼写勾染,力脱平庸,作品极有艺术魅力。2013年,作品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举办联展,2012年,作品《富贵长春》入选并参加中央书画频道举办迎新春展播。

         艺术的思维应该永远年轻,张仁斌漫长的艺术生涯中,并没有拘泥于旧文人画的思路,而是在自己钟爱的题材方面,不断地开拓与时代相谐的现代意蕴。

 艺无古今,当今画坛于六法之中,少继其美,所言六法,古往今来诸家皆宗之,亦至今千载不易也。

  张仁斌师法之象,早年在泛览之中有着独树之见,深知表现之终极在于神韵之得。内心谙于气力,故早期一度专注往哲寓高行于画而心通意彻,读书明文,精微谨细,意所专习,志守师法,方能度越流俗。


  图画非止艺行,成当与《易》同体,作画本乎形者融灵,在张仁斌处有着深刻的意会。他为文古甚,抑扬得体,抒己见而于己之性情有着适口充肠般的意向培植。渊识博见,文谈众艺之馀,文人画风在画作中逐渐融入,张仁斌之形性态度平然写实,端重安稳,非其胸中磊落不凡,穷究百物情状,非至详至悉委曲于法度之内,则难会于兹。笔墨心手相应于绘素之初,则靡有不得之矣,神爽超然,方得画笔豪放,出入绳检之外,故而不失其奇。张仁斌笃志专注在所作形相,气息坦然的审美把握和掌控,先前之作于传写,不闲其思,绘画布局秀逸平和,明洁幽雅的格调已满具心间。其书劲健秀畅,独成格局,书画综合之艺已显其必求意趣之旨,足见其能矣。

  张仁斌于艺之融通兼善,有着实在的内心担当与肩负,明晰艺之所致,面对古贤气韵足,淡雅绰约的大写意之风,对路靠拢。绘事贵乎墨随笔走,笔由墨生,情思涌动笔墨酣畅颇为详悉,雅性精密,含毫命素,动必依于心境意貌,写貌依真,入妙参神,但取精灵,在于意求也。张仁斌每有闲暇,即囊笔而游走于自然,濡毫之际,生活物象涌聚笔端,捉笔而其神飞扬,心思浩荡,横变纵化,故动生焉。意会与逼近,为张仁斌日后大写开怀,风规自远之心性伏笔。


  张仁斌笔下的孔雀世界,清步其中,浑厚平实而妙得天趣。写貌之孔雀,立驻花中,静动相宜,各极其妙。若仰风而上征,俯临而欲栖止于松柏,清迥之姿,寓于缣素之上,有风飕飕其间,气韵精灵,骀荡在目,令人心思眩漾。面对留存心底的孔雀之意象,绝不自以为是,笔端性质夸张以显神魄,阔斧以弃,不追极目所知之表象,书法笔趣展之,笔笔发其自身,寓有意于无意之中,于无笔墨处求画,落笔严肃认真,以少胜多。孔雀之精与神,非心通意解未易得也,张仁斌在笔笔生发的面貌之下,用得适时,撒墨任情,意触纸而凝练有神,气息腕底顺然而生,不住于表达之际,而向往于隽永无涯之完成。张仁斌基于绘画的文学性,诗意而书卷式的表达意旨,画眼在于全局,那扑面而至的满纸意趣地获取,明理而,自由包容,心性质有而趣灵,在张仁斌简约之作中有着崇高地理解。以意领力,崇其真逸,求心境之静远澄澈,精神之自由独立,意在笔先之后地含毫命素快然下笔,咄咄逼人而力追气韵之得,阔笔淋漓情味俱适,散逸飘然。著名中国画名家光相磐先生说:“张仁斌的孔雀,画的好,用双钩小写,生动并见技巧。”

         境由心来,张仁斌闲居理气,时书室文房或晤对山川,品茶饮酒披图目览之际,万趣融起神思。以理绘形,以意取神,兴酣之际,造化无形,融于我心。看似随意中蕴含着朴拙之气,返璞归真,雄健苍劲,笔墨挥洒已至笔简意繁之境,真以心性写孔雀之形也。无论横墨

数尺抑或盈方,张仁斌意迹境俱得,而观者亦尽得廓然之情貌。从心所欲不逾矩,则知天下妙理,必求其高趣,分布众采,映带而成,生意真态,无一不具,非造妙自然莫能至此。


      我也目睹并欣赏过 张仁斌的小品,笔墨圆活肯定,线条洗练而简洁,画面布置明快虚灵,删繁就简,而不失流连涵咏的韵味,每每使人生尺幅千里之想。和元代的倪瓒相比,同样是崇尚简约的审美取向,张仁斌的画多用短线皴点,似乎更具备中和温婉的情调,与倪瓒以折带作石、多为侧锋而写出的荒寒空寂、不食人间烟火气的景象不同。我认为张仁斌的画,已臻“少少许胜多多许”之境,是为知言。宋人梅圣俞有云:作诗无古今,唯造平淡难。虽是说诗歌,道理是一样的。先哲所谓“大道至简”也该有此意吧。鸿篇巨制、细腻入微是一种美,而简洁干练、以少胜多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呢?而后者恰恰更能见创作者的性灵和心境,也更契合中国传统美学的基本精神。张仁斌心性高洁,文质中蕴,为人坦荡热情,似敦敦儒者,颇见名士的气度风范。画作简淡而耐寻味,颇饶文气禅意,乃其胸襟修为之自然流于笔端,非故为简陋寒碜所能至也。盖布封所谓“风格即人”。

         在中国艺术意境论中,特别强调“气”。曹丕《典论·论文》中说: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至。古人气韵并举,皖籍美学大师宗白华教授认为,气是艺术生命之所在,韵则为艺术品中潜伏着的音乐感,节奏、韵律之谓。多年的濡染养务之功,张仁斌经过了对笔墨语言不断地提纯、净化,“下笔便到乌丝栏”,一点一线都是一个明确的判断。一扫拖沓累赘、繁复缠绕之弊。空灵澄澈、散逸闲放的韵味萦绕其间。所以,张仁斌的画,

清气扑面。这即是其长期艺术实践中主动选择的结果,也归乎其性情中发乎灵台的因子。浓郁的诗性氛围、简淡的审美取向、清朗的文人气息构成了张仁斌绘画艺术的基本质素。

         艺术创造工作的终极旨归是表现个体的人的精神与生命状态,效颦式的趋同与缘木求鱼式的求异都是与艺术的本体精神相左的。所谓流派风格往往都是强行贴上的标签,甚至无关作品之弘旨,标举创新有时也是装神弄鬼、拔苗助长的遁词。就当下而言,文化精神的传承尤为紧迫而现实。能将真实的生命体验诉诸笔墨,顺其自然地、坚实稳健地走在不断升高的艺术途路中,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张仁斌正是这样一位不辞辛劳的行路人。


以下是张仁斌部分作品:
















作者:檀力

中国书画新闻网 www.zgshxww.com  责编:张海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site may be reproduced without our written permisssion

备案号:皖ICP备17012245号

技术支持:中国书画新闻网技术部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