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常可、孤鸿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226.jpg


常可,笔名小可,号孤鸿、富春山门外人,1964年生,安徽蚌埠人。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

擅长传统山水画创作,其作品就是他心灵的自传,是生命激情的记录。他用一个艺术家的真诚,通过自己独特的笔墨语言,表达了对自然山水的仰慕和探索。作品传统功底扎实,具有独特的艺术个性,曾多次受邀参展并获奖,被国内外有关单位和名人收藏。


 

具有真性情的艺术家,都深受着人们的景仰和崇敬。山水画家常可先生就是如此。

多年前便听友人说起常可先生的为人和艺术:有人说他继承了皖北土地的性格,为人朴素厚重,作品根植传统,笔墨深厚,气韵古拙;有人说他思维敏捷,思想活络,作品纯朴洒脱、秀逸灵动,具有现代超前意识;还有人说他是内敛而奔放的,其作品蕴含着一种积极的时代文化审美情趣,雄浑大气,画面有新意而不落实套;更有人说,他是快乐且忧伤的,醉心于自己所挚爱的艺术,不慕名、不求利,作品有传统,有创新,有个性……

而我真正留意他以及他的艺术,是他这独具个性的署名——“孤鸿”。

孤鸿,乃为孤单的鸿雁。历史上,有很多吟咏“孤鸿”的著名诗篇,但无论何时何地,每当我读到“孤鸿”二字时,多少都觉得有些寂寥甚至悲怆的味道,而常可君却以“孤鸿”为名号,其内心的情境又是如何?

解读常可的艺术及思想,不得不追根溯源。

安徽蚌埠,是一块文化底蕴深厚的古老土地。

1964年,常可出生在这里一户世代皆为农耕的家庭里。或许是受漴潼河水系的滋养,他的父亲极具艺术天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受父亲的影响,常可和几个兄弟从小对书画都有一种特殊的钟爱。这种钟爱,深及他们的心灵。

父亲影响他们的,不仅是书画艺术,还有良好的修养和高尚的品德。父亲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立过战功,但他一生默默无闻,谦恭低调。

常可和兄弟们都继承了父亲的性格和聪慧,成为了积极向上、追求人生、追求自我的人。尤其是常可,连在睡梦中都绽放着自己的梦想,一心想成为一个画家。他曾说过,爹娘给他的双手就是让他用来画画的。

不过,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因为家乡土地贫瘠,很难长出填饱一家人肚子的粮食,常可初中毕业后,只好辍学回家。从此,他无奈将自己的梦想的种子,埋藏在心中,埋藏在家乡那块贫瘠的土地上。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繁重的体力劳动,几乎摧毁了他的一切。虽然那时他还不懂绘画的构图、用笔、用墨、敷色等专业知识,但是,对绘画那种特殊的情感,使他心里常常莫名的冲动,闲暇时,只要拿起笔来,他顿觉疲乏全无。劳动间隙,他就蹲在田间地头,用树枝在地上画乡村风景、画民间风情、画荷塘、画放牛娃、画山水花鸟等等。

后来,为了生计,常可被迫外出务工。和所有务工者一样,他也是四处漂泊,历尽艰辛。幸运的是,他最后来到了合肥,终于以自己独具个性的墙绘艺术获得了成功,在合肥定居下来。

丰厚的人生阅历为常可的人生增添了厚度和宽度。这种阅历,使得他对人生对生活对自然多了更深的理解。

常可事业成功后,按说是苦尽甘来,充分享受快乐。可是,正在这时,恰似有种声音在深情地呼唤着他,那么近又那么远,渐渐地,他终于明白,原来,是那粒曾经被自己埋藏起来的艺术的种子在开始苏醒。

那是源自他内心深处的最真切最美好的情感,那是他的初心。

当初家庭贫穷,甚至连温饱都解决不了,自己还坚持着画画。而今生活安逸了,自己却有什么理由不去画画?!

被艺术煎熬着,常可的心被搅得不在安宁。于是,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毅然决然去北京寻师,最后师从北京大学教授、中国著名传统山水画家于少平先生,学习传统山水画。

能够走进专业的艺术殿堂学习,让常可对绘画艺术有了全新的感悟。从绘画到美术理论再到艺术实践,常可经历了极其艰苦的学习和训练,大量临摹宋元明清时期以及近现代齐白石、吴昌硕、王雪涛、黄宾虹等大师的山水画作品,研读了大量艺术论著、美术史等,从中感知和寻找艺术的精妙。

这种学习和训练,不仅给了常可丰厚的国学知识,还锤炼了他的灵魂,释放了他的精神,使得他领悟到了山水画艺术的真正内涵与外延。

得益于恩师艺术的滋养,常可的绘画艺术得到了质的飞跃,对线条、造型也有着极强的驾驭能力,学会了善于用线条表现自己的情感,并开始将自己的别样情怀,交给山水画艺术。

常可成长在一个伟大的社会变革时代,文化艺术百花齐放,绘画界各种“流派”纷呈登场。这些“流派”,给常可的艺术创作带来了迷茫和惆怅:艺术是什么?艺术家是什么?……

迷茫之余,他只好搁下画笔,走进大自然,去寻找艺术和自我的本源!

短短几年,他几乎阅尽了祖国的名山秀川,每阅读一次,他的心灵都会受到一次震撼和圣洁般的洗礼;每阅读一次,这些山川都似乎幻化成了他胸中的山川和意中的山川。

这种游历于南北名山秀川的经历,令常可对大自然生发出一种深深敬畏之情,有股力量正从他心底奔涌而出。

他开始将自己的灵魂渗透进山水和艺术里去,用画笔和色彩来与自然对话。每创作完一次山水画,他仿佛都觉得来自大自然的这种诗意禅境,打开了自己的思想桎梏,使自己在完成作品品格的同时,也完成了本身的精神品格。

他突然觉得,真正的艺术,要扎根在本民族的土壤里!

德国哲学家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愈是深入思考,它在我心底的敬畏就愈是神奇强烈,那就是我头上的灿烂星空和心中的道德规范!

这也恰是常可心中的两种东西。这正是自己的初心与自身的审美取向——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艺术之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从传统出发,画心中的山水!

有了明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艺术观后,常可开始不断走入自然与社会,直面生活和人生,像只孤鸿,孤独、寂寞、宁静甚至是悲壮、倔强地盘旋在山水画艺术的天空中,找寻山水画艺术的真谛。

走入自然,对景写生,他不焦不躁,认真观察自然,感受自然,体悟生命。每一次对景写生,常可都会敏感地意识到写生所带来的效果,并回归绘画最为原始的冲动:他以灵动丰富的笔墨、奇妙清新的构思,将山川刻画得幽深朴茂、峻拔刚毅,使山石见骨、骨中见韵,让你清晰地感受到一股最纯粹的生命气息。

在师古人与师造化过程中,他将山川与古人笔意化为自己的笔墨符号,这不仅使自己的作品在法度和气韵的处理上得到完美的升华,还使他的创作题材得到了拓展。

而走入社会,体悟社会,则让他对情感思想获得新的认识和感悟。他一直在不断肯定着自己,又在不断否定着自己,努力寻觅着自己的艺术表达语境以及生命语境,开始对传统绘画技法实行再拓展,寻找一条链接传统与现代的艺术之道。

常可是一位善于思考的人。经过多年的艺术实践,他的山水画艺术创作,逐渐有了自己的个性。

有位评论家说,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一直蕴含在常可的画面中,人与山水的故事是他画中永恒的主题。观赏他的画不仅要用传统的美学眼光去看,更要用心去感悟。

翻看他那千姿百态、博大雄浑、气韵生动、恣肆新颖的山水画作品,你总能感受到一种独特、险峻、隽永的艺术享受。

他在继承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同时,还敢于改变和突破,并努力探索传统艺术和当代文化观念,在用笔、用墨、立意上加入自己的性格,把自己的情感思想融合到那线条笔墨中去,不仅在自然与人、具象与抽象、感情与理性、笔墨与色彩等关系上,都作了大胆的尝试和创新,还把传统的笔墨功夫发挥到淋漓尽致,所谓“勾、皴、染、点”等常用的技法差不多都经过他的改造和创新,使自己的绘画表现更趋于细腻、古拙和丰富,情意交融。

他的山水画作品多以工兼写为主,千幅千面,从不雷同,有的作品画面丰富多彩,宏大开阔,立体感十分强烈,气韵生动,流畅自如,意境延伸到画幅之外;有的作品布局疏密得当,将光影、色彩、造型、肌理等完美的交织在一起,恰是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找到了巧妙的结合点,在浓淡、干湿、燥润上表现得恰到好处,在法、气、韵的处理上,得到完美的升华,形成一种特有的现代艺术思维和视觉美感;有的作品构图极富想象力,既出人意料而又简练干净,笔下的山川岩岫杳冥,烟雨温润,氤氲而而秀气,寄托着他的情怀;有的作品写高旷深远之意,墨气淋漓之处亦充分显示了清新灵秀、朴茂华滋的另一面,不乏抒情浪漫;有的作品干与湿结合,阴与阳相叠,山川气势直逼而来,其浓烈的生命意识和深邃宇宙思考常使观者驻足长吟……不一而足。

常可笔下的山川均将笔墨融入时代,以一种“大美”和“人文”为审美取向,把写意与表现合一,把传统与现代合一,将现实与浪漫合一,将天道与自然合一,以有形寓无形,以无意写有意,以有限言无限,以瞬间示永恒,散发着他对自然的敬畏与依恋。

正是因为这些个性化的创作,从而使得他的山水画作品宛如一首人与自然的和谐赞歌,凸显出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之艺术美感,引人向往。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138.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203.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214.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218.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210.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149.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155.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207.jpg


微信图片_20201125122159.jpg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site may be reproduced without our written permisssion

备案号:皖ICP备17012245号

技术支持:中国书画新闻网技术部

微信二维码